知名挨打藏剑

九流小黄文能手

台词随记-墨武侠锋07

青衍九滟:

季电写的这段文戏真是精彩。


关于「是否应该保护犯下罪业的人」的辩论。



菩提尊:他们的罪孽,贫僧来受。


群侠:那就别和他们客气了!杀啦杀啦


玄之玄:住手。(示意武敛君退下)菩提尊,这又是何必呢?


菩提尊:感谢盟主出言阻止。


玄之玄:真正阻止了吗?玄之玄纵为一界盟主,不过一介凡躯,也有不能阻止之事。


菩提尊:拥有兵力优势的尚同会,不论进退,只需盟主一声令下。


玄之玄:逃避,将使一切恶化。


菩提尊:贫僧只希望别再为难魔众。


玄之玄:是谁在为难谁呢?


菩提尊:仇火燃心,利刃劈下,业力转化,即成业火。


玄之玄:所以菩提尊广倡放下仇恨,是为了众人好,同时给魔众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就是佛门所谓的慈悲。


菩提尊:盟主可愿施舍这一点慈悲?


玄之玄:我肯,别人肯吗?眼前所见的众侠士,有一些人是为了执行他们心中的正义,菩提尊或可劝退;但另一群人,他们的家人、朋友甚至爱侣,皆死在魔世手下,他们心痛却无力,如今立场对调,他们想讨回一点东西,也不能吗?


菩提尊:杀伐不能讨回什么。


玄之玄:那魔世又因为杀,得到了什么?又为什么一定要杀?菩提尊,你该先用这句话问站在你身后的魔众。


日唱寡魄:好,你们要杀就杀!来啊!(被一魔将拦下)你做什么!闪开!


魔将:日唱寡魄,你做什么。


日唱寡魄:放手。


武敛君:魔就是魔,恶性难改。


侠士:杀掉他们啦!


玄之玄:菩提尊,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想保下的魔众,你口中会改过的苍生!


菩提尊:这只能证明,贫僧不是渡他们的人。


玄之玄:纵使这样,菩提尊仍然奋不顾身?


菩提尊:佛国法门千千万万,天门佛脉万万千千,就算不是贫僧,尚有他人能渡。例如梁皇无忌,虽是魔身,但仍成正果,若因力有未逮随意断送生路,非贫僧作风


玄之玄:我尊重佛门教义所表达的信念,但若单凭理念凌驾人情义理,难道不嫌残忍吗


菩提尊:佛法不脱人情,何言残忍?


玄之玄:残忍的从不是佛法,而是人。每一个人都有对自己残忍的权利,菩提尊能做到,但尚同会的群侠呢?为了你的慈悲,你要他们放下仇恨,为了这群魔众茫不可期的改过向善,你要他们放下仇恨?但是他们杀人时,可曾想过刺身的鲜血留在他们的刀下,你恳求时,可曾想过刺心的鲜血流在你的慈悲之下?放不下是我们的折磨,改过是他们的救赎。用我们的折磨换取他们的救赎,菩提尊,你的慈悲,太过残忍


浮云子:盟主说的没错,这算什么慈悲?这算什么?


菩提尊:阿弥陀佛。


玄之玄:梁皇无忌魔身修道,是梁皇的机缘,如果他们真能改过,这也是他们的机缘,但是凭什么要我们给他们这个机缘?


菩提尊:确实,慈悲,不该只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所以有人实行了,是尚同会的侠士。慈悲,就烙在贫僧的肩上。


玄之玄:刀痕是慈悲,刀刃是残酷,菩提尊是想说,一体两面吗?


菩提尊:外界常用不同的字句去形容一件事物的本质,甚至只是撷取片段,割肉是残酷,割肉饲鹰则是对自己残酷,但后续呢?残酷不会是结束,如同恶途的终点,未必不能开出昙华。


玄之玄:菩提尊可能忘了,割肉饲鹰是一种自愿的行为,但逼群侠将仇恨转嫁到菩提尊的身上,无异是强求。


菩提尊:贫僧是求,非是强求,这刀痕就是最好的证明。


玄之玄:所以菩提尊是承认,慈悲是残酷的,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菩提尊:贫僧愿意承担这份残酷,以及所有的代价。


玄之玄:到头来他们还是报不了仇,就因为你这份慈悲,菩提尊,你的慈悲并不平等。


菩提尊:因为贫僧只是人。


玄之玄:他们也是。他们与菩提尊一样都是人,但他们却分享不到菩提尊的慈悲,你无法抚平他们的愤怒与悲伤,因为你一心一意就是要保住你身后的魔众,而不是在魔众付出代价后超渡回向,总之魔众不用死,这就是菩提尊的结论。


菩提尊:盟主可曾听过,天下无魔族?


玄之玄:嗯……


菩提尊:人性太过复杂,而魔性又潜藏在人性之中,所以形成魔障。如果报仇只能用杀伐终结,那魔障便由心而生,心存魔障,人亦成魔。以眼还眼、以暴易暴,等同以毒攻毒、以魔噬魔。既厌恶魔,为何成魔,既厌恶杀,为何造杀?


玄之玄:这就是自业自受。


菩提尊:贫僧愿一己承担。


评论
热度 ( 4 )
  1. 知名挨打藏剑祝九滟 转载了此文字

© 知名挨打藏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