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挨打藏剑

九流小黄文能手

【藏月】【无责任脑洞】

【藏月】【无责任脑洞梗】



      离开地门界线不久,藏镜人便察觉身后的异动,原想任之来去,不欲对此等宵小出手。哪知身后的尾随者见他如此,渐渐地竟不再隐匿行踪,行动间已移至他身后数丈处。

      待到一处空旷的地方,藏镜人回身拍出一掌,夹带着沙尘向前攻去,同时一声沉喝:“跟在我身后作甚?!”

      

“给我出来!”


   倏的,暗夜中窜出一道如闪电般的鞭影,几下翻飞抖动,于瞬息之间破开袭来的掌风,黑夜中一条人影自尘沙飞扬中现出。待尘沙散去,借着月色看清来人,藏镜人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者着一袭轻薄紫纱,单手扶腰,一手持鞭,身姿摇曳间自有一股别样的风情。


  “是你在跟踪我。”


  将长鞭挂回腰间,女子抬袖掩住唇角,发出一阵婉转的娇笑声,方才柔声道:“将军赎罪,奴家~不过是想来看看将军近况。”


“你是谁?”藏镜人自知从未见过比女,但她的一言一行无不使他生出一种熟悉感,咽下差点自喉中脱出的字词,藏镜人深吸一口气,定睛看向女人。


“将军真是薄情?这就把奴家忘了。奴家对将军,可是思念得紧呢~”紫衫的美人垂首发出一声长叹,似是有着无限的惆怅幽怨,她蹙着眉望向藏镜人,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抹伤神,一双眸子泛着点点晶莹。藏镜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随即起手一掌拍向女子:“你是何人,从实说来!”


    似是知道藏镜人的反应,女子一扭腰旋身避开袭来一掌:“区区一掌,真是教奴家怀念昔年将军的威猛~”语气里半是嘲讽,半是轻视,藏镜人不由得一怒,“贱人,你…!”余下话语还未及道出,一根青葱细指已抵在他的唇上,女子竟移至他的身前,“贱人?唉~难道将军只记得这个?真是教奴家真是难过~”


    藏镜人从鼻间发出一声重哼,抬手拍开女子抵在唇边的指:“故弄玄虚!”女子轻笑着收回手指,却又朝藏镜人倚近几分,幽幽的香气自她身上传来,与以往大有不同,藏镜人将双眉皱的很紧,这个女人,到底……


  “夫君,我是姚明月啊。”依靠进藏镜人的怀里,抬手抚上他的脸,自称姚明月的女人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她的气息喷洒在藏镜人的耳后,藏镜人却没有将她推开,“姚明月,你这个……”晶蓝的眸中涌起一股疑惑,他抓上姚明月的肩膀:“你叫我什么?”

    “哈,你忘了。”不欲挣开肩上的禁锢,姚明月仰起精致的脸庞,微启樱唇一字一句的说道:“真是没用的男人,你怕是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吧。”


     “你!”不知为何被激起怒气,藏镜人抓着姚明月的肩膀狠狠地把人甩开,不及再说什么,思绪忽的陷入一片恍惚,脑海中涌入无数既熟悉又陌生的片段——是与千雪月下把盏,与一蓝衣人对弈搏杀,同与自己相似面容的人生死争斗,还有一名戴草帽的小女娃喊着自己爹亲,以及,适才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姚明月……藏镜人扶着额头,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试图驱散不断涌入脑海的各种幻象,却越发陷入其中难以脱出。

      不知过了多久,藏镜人方才恢复神智,抬指轻揉眉心定睛望向周身,却是空无一人,再一看四周景物,是离地门边界不远的一处荒地,那之前的一切……藏镜人冷肃的面容上难掩心中的疑惑,正欲去往前方一探究竟,身后地门钟声倏然想起,藏镜人心神一怔,回身便往地门行去………


评论 ( 2 )
热度 ( 6 )

© 知名挨打藏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