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挨打藏剑

九流小黄文能手

【默杏】无题④

风拂枝上琉璃,声响空灵而清脆,洋光透过结界照射进来,少了几分炙热,柔和且温暖。在这样的午后,杏花君以臂做枕,倚着琉璃树干,惬意的眯起双眼,不由在心中感叹道,这才是生活啊。

——如果耳畔的擦镜声能再小些,那就更好了。

微微转过头,杏花君眯着眼偷偷觑着坐在身边的绿衫人,只见得他低着首,未束起的青丝垂落,隐隐约约的遮掩在他的颊边,真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美景啊。杏花君咂了咂舌,见得他脸上神情认真专注地低头擦拭着手上一块古朴的青铜镜,心底不由得泛起一阵酸意,这么大个人坐在他身边,他的眼中也有只有这块镜子……他的眼睫微闪,底下的眸子忽抬起,与杏花君窥视的目光正撞个正着——
“看够了吗?”

“啊!”杏花君一惊,忙收回目光从树下跳起:“你你你,是存心要吓我吗?”

“你看得专注,我不忍心提醒你,杏花,你的口水该擦一擦了。”默苍离翠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玩味,见杏花君慌忙地抬起袖子去擦抹嘴边,心情舒愉的继续擦镜:“你该去洗浴了。”

“哈,你个默仔苍离,竟然骗我!哪有虾米口水?!”发觉上当的杏花君窘得跳起来,目光闪烁不敢直视着擦镜的人,只得愤愤一甩袖子:“现在还早,洗虾米,吃饱再讲!”

默苍离将擦拭好的青铜镜收入怀中,抬眼看向炸毛的杏花君:“杏花,下次偷看时,不要发出口水的吞咽声,还有,你身上的酸味,弥漫了整个琉璃树基地。”

“……”一跺脚,杏花君悻悻地说道:“好吧,你说话还真不给我面子……”

“不想听,你可以离开。”

挫败的耷拉下脑袋,杏花君小声嘀咕道:“你明知道我不会离开。”

默苍离看着他,神情依旧淡然,却轻轻点了点头,以示肯定:“嗯。”

“啊喂,你这是虾米态度啊,苍离啊苍离,我在你心中,到底算虾米?”话一出口,杏花君便有些后悔,这个默仔苍离, 说话最是伤人,在他的心中,哪个不是一视同仁?又何必自讨没趣,唉……说到底,自己到底又再期待着什么?想在他心中与别人不同……

“杏花,”默苍离将他的反应一一收入眼底,心念一动,二人一路行来的种种情景划过脑海,眸光暗沉,低沉地嗓音随即唤出他的名字:“你是我的伴侣。”

“哈?!”杏花君明显是吓了一跳,颤抖地抬起头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默仔苍离,你你你说虾米,我没听清,你再讲一次。”

“你是我一路上的伴侣。”言罢,默苍离从树下站起,回手身后慢步离开,风扬起他着在身上的袖袍,衬得他如同要随风而去一般,杏花君再一次看得痴了,伸手欲捞住他的袖子,默苍离却已走过他的身边,留下一句:“杏花,你该去做饭了。”

怔了怔,杏花君尚未回过神来,口随心道:“好,这就来去,今日给你添菜!”

评论
热度 ( 8 )

© 知名挨打藏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