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挨打藏剑

九流小黄文能手

【渣反/七九】掌门师兄的偏心

若问有什么是苍穹山派的共同观点,

十二峰上下众人异口同声一致认为是:

掌门偏心沈清秋。

岳清源听闻时,正铺开一张空白扇面,提笔沾墨正准备在上作画,闻言手中动作不由得一怔,再转过神来时笔尖的一滴墨滴落纸上,在雪白的扇面上留下一个墨点。岳清源微皱起了眉头,有些苦恼地想着,小九什么都要最好,他最是讲究完美,被弄脏的扇面,他一定不喜欢……

坐在桌前被忽视了的安定峰考北大……不,尚清华峰主只能清咳两声,好意地出言提醒道:“雪中寒梅,也不失为一道好景。”

将狼毫搁置砚台上,岳清源抬起头回以他温文一笑:“多谢尚师弟提醒。适才,尚师弟说到何处?”

尚清华在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敢情我说了一大堆您老一个字也没听进去?面上则笑着,语气中自然而然的带上几分担忧:“……方才说道,门派中传言,掌门师兄偏爱沈师弟……哦,据大家有目共睹,掌门师兄事事皆随沈师弟之意……”岂止如此!尚清华在心中为这位掌门师兄抹了了一把心酸泪,往常的十二峰主会议上,他是真真切切看得分明,不论小岳子(x)说了什么,只要沈娘娘(x)微微一皱眉,小岳子一定会停下来请示一下沈娘娘的意见:“清秋师弟,可是师兄方才所言有所不妥?”……尚清华不止一次地想,沈清秋当真是无理取闹的最佳典范,而岳清源,想到这里,他摇着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掌门师兄,可真真像是位……qi guan yan !

“尚师弟?尚师弟?”耳边连传来几声催魂呼唤,尚清华眨了眨眼,方才从神游中回过神来:“啊……掌门师兄?”再定神去看岳清源时,对方已经重新提起狼毫细笔,正在扇面上勾勾画画,白纸上墨意横生,仔细一看,岳清源的笔下渐渐长出一树墨梅,尚清华忍不住赞道:“掌门师兄好画技,师弟还是第一次见识。”

闻言,岳清源素来端庄的面上竟现出几分羞赧,笔锋一转,勾勒出几根枝丫,他敛下眉眼,低声说道:“清秋喜欢,自然要练好画技。”

……

‌尚清华表示,刚才风太大,他什么也没听见。

尚清华端起放在桌上的茶盏,忙不迭地灌了几口茶水,他之所以会在这里,全是源于与除了苍穹主峰和清净峰之外其他十峰打赌所致!他愤愤地想着,明明是他们出老千,推了自己出来当炮灰!原本是说好,代其他九峰来旁侧敲击掌门师兄,告诫他门派上下流言四起八卦层出不穷,全部指向他偏心偏爱偏袒沈清秋那点事!

可现在,尚清华饮下一口冷茶,沉重地叹出了口气,依他看来,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理有据,板上钉钉!

在尚清华唉声叹气那会,岳清源已将墨梅画好,吁气轻轻吹拂过扇面上未干的墨迹,目光缓缓扫过扇面,泼墨般勾画出的崎岖枝丫,由淡墨点缀出的细小梅花,构成了一副墨梅好景。岳清源满意地微微阖首,心里也有几分欣意,小九素来爱好风雅,想来将此扇面制成折扇赠予他,小九定然满意。

尚清华打量着岳清源脸上浮现出的温柔笑意,心底是万分无奈,看着一幅画也能笑成这样,这位掌门师兄,已经陷得太深。

“尚师弟?你怎还在此,可是还有要事?抱歉,方才醉心作画,忽略你了。”将扇面收到一边晾干,岳清源有些诧异地看着还坐在桌前的人,尚清华一时有些无语,敢情我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你方才是看不见?心中吐糟万千,面上却是谦恭笑意,尚清华放下茶盏,从椅上站起身,冲着岳清源行礼道:“无事,无事。是清华打扰掌门师兄了……呃,叨扰甚久,清华也该离开了。掌门师兄,请。”

“尚师弟稍等——”岳清源忙出声唤住他,尚清华疑惑地眨了眨眼,问道:“掌门师兄可是有事吩咐?”

“只是想问,尚师弟近来可有空?”

“自然有空,不知掌门师兄有何事?”

岳清源沉吟半会,才有些难为情地说道:“这段时间暑气严躁,清秋师弟向来受不得热意,前阵子尚师弟所做的那道名为‘水果沙冰’的小点清凉冰爽,有所缓解夏季炎热,所以,我烦请尚师弟得空时,做上几道小点送到清净峰与清秋师弟解暑。”

………………

尚清华心中有无数的柳清歌刮过,掌门师兄,你眼里就只有你的清秋师弟是吧……

似是想到了什么,岳清源又道:“尚师弟也莫忘了往其他峰送上解暑小点。”

其他峰只是附带吗掌门师兄……你这颗心已经偏到了沈娘娘身上了吧……压下心中碎碎念,尚清华垂目低首,应道:“既然是掌门师兄所托,清华回去定会做好。”

……

所以该怎么告诉其余九峰,掌门师兄的偏心,已经无可救药了……尚清华无比苦恼地想着,闭上眼沉痛的捂住心口,还揽上了新的差事,啊啊啊啊他的清闲日子啊

评论 ( 5 )
热度 ( 67 )

© 知名挨打藏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