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挨打藏剑

九流小黄文能手

【宁羡】骰输的文要什么标题,没有!

#宁羡邪教



明月当空,乱葬岗的山坡上隐隐有几声呜呜咽咽地笛声传出。温宁犹豫了片刻,拖着铁链走出洞穴,仰头望向山坡上那人玄衣长笛的背影,不禁想到公子一人站着,是不是很无聊?

身后有铁链叮当响声传来,魏无羡把玩着手中的陈情,在来人接近自己身侧一步时转首露出微笑:“你怎么出来了?”

“公子。”我想来陪陪公子。

温宁垂首盯着脚下的土地,张了张口却不知要怎么说。偷偷抬眼向人瞥去时,魏无羡已转回去继续玩着陈情。温宁索性闭了口不说,反正……公子也没让他回去。

夜风拂过时透着丝丝缕缕的寒意,温宁站在魏无羡身后,看着他垂下的发丝与袖摆被风吹起,发出冽冽声响,抬首望月时露出的尖削下颌似是镀了一层月光,泛着盈盈润润的光泽,不觉得有几分痴了。

“温宁?”

“啊,啊?公子,有何吩咐?”

魏无羡挑了挑眉角,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地问他:“你在看什么看得那般入神?”

“我……”温宁低下头意图掩去脸上的慌乱,结结巴巴地回道:“公子……我,在赏,赏月!”

一声轻笑传入他的耳中,温宁抬起头时魏无羡正从他身畔擦肩而过,一手搭上他的肩膀,依旧与往常般同他说道:“天要亮了,我们回去。”

温宁点了点头,跟在魏无羡身后往回路行去。他缓缓松了一口气,目光所到之处是面前人不算宽广,却会在危急关头护着他们姐弟的背影,温宁紧紧地随在他身后,能这样跟着公子,就已经很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知名挨打藏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