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挨打藏剑

九流小黄文能手

【魔道/羡澄】幼驯染二三事

幼驯染二三事

“你给我出去——”

被推出房间后“啪”的一声巨响,两扇房门在他鼻尖前被重重地关上。抬手摸了摸险些遭殃的鼻子,魏婴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有些不明白又是怎么惹到这位小姐脾气的少爷了,不就是摸了把他的脸顺便夸他长得比莲花坞里的小姑娘们还好看,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吗?右手的食指和拇指不由自主地并在一起摩挲了几下,似是在回味方才摸到肌肤触感,啧……真滑。

弯腰从地上捡起被同他一起被扔出来的枕头被子,抵着房门给自己搭了个窝,魏婴缩进被中取暖时不禁感叹着江澄真是狠心,大冷天的也舍得把他赶出来;一边又开始庆幸他还算有点良心,记得把枕头被子也给他扔了出来,不至于明天一早被发现冻死在房门口。

庭外的风呼呼地吹着,在门口辗转翻了几个身后,魏婴开始怀念房间里的大床了。大概是这段时间被照顾得太好,从前在外流浪时也没少借地为床以天为被睡上一觉,然而今日才躺在地上没一会,便觉得浑身不舒服。只得拥着被子坐起来,隔着房门往里唤道:

“师弟——”
“江师弟——”
“外面好冷,你当我进去好不好?”

等了好一会,魏婴才听到门后传来一声重哼。有回答说明还有几分希望,瞬间打起精神来低声哀求他道:“好师弟,师兄知错了,你就放我进去吧?”

门后又是一声重哼,似是在告诉他自己仍未消气,魏婴撇了撇嘴,只觉得江澄怎么比小姑娘还难哄,只是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软了语气同他说道:“师弟,你也不想明天起来时,看到师兄我冻死在你房门口吧?”想了想又说道:“你且让我进房里睡吧,我不上你的床,就在床下打地铺也成。”

房中的江澄半晌无言,像是在思考着要不要让他进去,魏婴也不急,依旧在门外好生好气央求着他。江澄向来吃软不吃硬,魏婴对自己此举有十分的把握,只是这人又别扭得紧,要等他答应还需要点时间,不过无妨,他等得起。

“想进来可以,但你以后不可对我动手动脚。”江澄咬着下唇,半天才蹦出这么一句,好看的脸上已染了一分淡淡的红晕。这个小乞丐,总是喜欢将他与别的小姑娘做比较,平日里也总对他毛手毛脚尽占他便宜,难得今日借此机会,给这小乞丐一个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好好好,不过我什么时候对你动过手脚了?好师弟,你让我进去,我答应就是。”忙不迭声地应下了在他看来有些好笑的要求,魏婴心里想着则是以后一定要多对你动手动脚好报我今夜在外吹冷风的仇,边迅速地将枕被收好抬手叩门。门后的江澄见他毫无犹豫地应下,也不好再做扭捏,轻哼了一声开门放人进来。

回到了久违的室内温暖,魏婴瞬间忘了在外吹冷风时说的话语,当即将枕头被子放上大床并趴了上去:“啊……还是咱们的床舒服。”

“这是我的床!我的!”见他如此出尔反尔厚颜无耻,江澄气得上前去伸手拉他,却被反扣住手拉扯上床,魏婴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好啦小少爷,你怎么和姑娘家似的这般计较?闹够了就睡吧,师兄我可困死了,乖啊。”

“你说什么?!!魏婴你给我滚!!!”

不理会怒火烧上九重天的人,魏婴一把捂住他的嘴拉高了被子将两人一起蒙进被中:“江澄你给我安静睡觉,明天要怎么闹都随你。”

“哼!!!”

评论 ( 17 )
热度 ( 86 )

© 知名挨打藏剑 | Powered by LOFTER